thumbnail
十九自画像
过来十八 是龌龊的影子, 充满与未成熟的 青春碰撞。 最后双方头破血流。 我把这叫做: “傲慢的意志” 然后竖起中指 (对准月球和火星) 和一条浪漫主义狗, 在屎王座上,任命孤独 作为忠臣。 解放失去爱与自由的灵魂, 并且高歌猛进, 并且洞悉预言, 以后的日子: 要穿越窄门,受难 且必将战胜的一生。…
给汤阴
我的老家 一个天空明亮 土地温顺的地方 两栋老房子 一条名叫晶晶的狗 就是我童年的全部遗产 叫北汤河的 是一位慈祥的老人 一天到晚 帮临河的人 洗衣 淘米 浇地 一天到晚 我六岁荷月远去 忘记把舌头带走 油酥饼啊 朝鲜面啊 扁粉菜啊 都还临河住着 那座小公园 夜晚我们各自领着疲惫的父母 在铺满鹅卵石…
囚禽
血水浸透 生铁的灌木 四条喉管 支撑起天空 天空 天空是一片不详的森林 隔着一片不详的森林 暗绿的爪子飞来 取走狂喜的骨头 藏进陶罐 重力的奴仆 一重大渴望 万有剧毒的神箭 在腋下屈辱地长成 隔着一片不详的森林 趁众人熟睡之际 射杀众人 饮血如酒 脚下是遍地软尸   2020.11.6
我是一只断了翅膀的蜜蜂
就着冷雨 摸黑吃下族人的蜜 从此不要再回来 想到明天要背负一生的骂名 向阳开的花圃 一直延伸到海天 多像那只 抚摸天堂的大手 为了一次盛大的颤抖 我折断了翅膀 我断送了我的一生 我累了,在花开的前夜 雨还在下 我爬上离天空最近的树 支起蓝宝石的眼睛 接水   2020.11.28
thumbnail
芜湖之春(组诗)
芜湖之春(组诗) 1.启程 绿皮厢摇摇晃晃 吞嚼着星星月亮 我和妈妈踩着澜沧江 赶往春天重生的地方 2.团聚 有六年没见面了吧 上一次分别的时候 姐姐还是个野姑娘 如今我是个大男孩了 月老织的嫁妆穿着她 盛开在芜湖一朵婚房 白等了 这里的山和水 几千余年的过客 喊来了 姐姐的红盖头 五湖四海的朋友 …
自示
河滚滚而东去兮,日月忽其不淹。自余降之尘网兮,蒙然行年十八。寻行之于正道兮,莫失身于溷世。迷怀以求明理兮,忽恍惚以入梦。 遇智叟于茂林兮,笑迎问余名姓。告姓李名宇森兮,方弱冠而无字。若通余之眩曜兮,请以取余行字。有志极而无旁兮,乃取玄为字首。观余内外相异兮,随取璞为二字。玄与璞相合称兮,余欣然不能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