盲盒人生
本文最后更新于 676 天前,其中的信息可能已经有所发展或是发生改变。

小杰坐在电脑桌前,眉头紧皱,嘴里不停咒骂着刚刚发生的一切,他望着屏幕上不断闪烁着的“失败”二字。如果这把盲盒不是开到了我不喜欢玩的人物,这局游戏我肯定能赢!在这个七月流火的傍晚,即使打开所有的窗户都不能使他感到一丝凉爽。

 

于是他决定起身,离开这张使他血压不断升高的桌子,离开。他径直走向饮水机,那带着情绪的拖鞋不断地向着地面抗议,啪啪的响声,每一次落脚,他的鞋底都在被地面暴力地强吻,啪啪!即便是这样声势浩大的抗议也是无力的,是徒劳的,因为早上小杰从鞋柜盲盒里开出他来时,就注定了他这一天难逃厄运。小杰盯着饮水机上那唯一一个取水按钮,食指轻放在上面,接着停止了动作。与其说他此时犹豫不决,不如说他是在等待某个幸运的时刻。出可乐,出可乐,出可乐,千万千万别是橙汁。他闭眼,默默地在心中祈祷许久,终于用力按了下去。滴——,饮水机开始工作。“恭喜你,抽到了橙汁一杯!”“操!”小杰愤怒地抓起杯子,那可怜的杯子在空中完成了一个华丽的转体,橘黄色带有浓烈香精味道的液体同时勾勒出这道连跳水冠军都无法完成的动作轨迹。“妈的!今天真是瘟神躲着我走了是吧?”他顶着一头橙子味的湿漉漉的头发,脸色阴沉,朝卫生间走去……

 

小杰的妈妈在一家网络公司工作,是一名普普通通的后端工程师。她每天早上六点出门,到楼下购买一份早餐盲盒,然后需要到门口打开交通盲盒,如果她有幸开出租用汽车或者公交车票券,那么她就可以在7点前到达公司,轻松地享用她的早餐,反之,如果她开出租用电动车或是租用自行车,那么她就只好祈祷自己的早餐盲盒开出用单手就能吃完的早餐了。除了早上紧张的上班之路,还有高强度的后端开发工作,常常到了下班的时间,她们的项目组长便会把她们叫道办公室开个“短会”,然后领一份加班餐盲盒,继续完成未完的工作项目。因此,日常她并不能有太多和小杰交流的机会,只能趁着吃饭的间隔给小杰打个电话,而小杰似乎总是在打游戏,她们能交流的仅仅是“吃了吗?”“没。”“记得吃饭”“嗯。”此类高效率的对话。他们早已不约而同,相互理解着彼此,以免在多余的嘘寒问暖之间浪费彼此宝贵的时间。此时已经临近下班,小杰妈妈重复检查着上午写好的代码,一遍又一遍做着运行的测试,以此消磨等待的时间。然而不出她所料的,项目组长还是通知了她们去办公室开个短会。在离开座位之前,她熟练地掏出手机,拨通了小杰的电话。

 

“喂?”伴随着电流的滋滋声,小杰正在挑选一个毛巾盲盒,以便弄干湿漉漉头发。

“小杰啊——”她顿了一下,即便已经不是第一次因为这种事情打给他,但她还是觉得有些过意不去。“妈妈,妈妈今晚还要加班,不能回去了——”

“哦。”小杰挂断了电话。

她正想再交代点什么,但同事已经在叫她了。

“陈姐!快来开会!”

“马上来!”她应了一声,收起手机跟了进去。

 

小杰擦干头发,习惯性地打开手机里的“盲盒点餐”应用。今天吃点什么好呢?好久没吃拉面了,如果能开到拉面优惠券就好了。“叮咚!欢迎您使用盲盒点餐APP!系统赠送您一张盲盒点餐优惠券,请开盲盒!”小杰点击下面的“开盲盒”的按钮。“叮咚!恭喜您开出盖浇饭类优惠券!已存入您的账户,请在‘我的红包中心’里查看,仅2小时之内有效,请尽快使用!”小杰已经连续两天吃盖浇饭了,可在优惠券的诱惑之下,他再一次妥协了。应用早已自动跳转到了“盖浇饭盲盒”的界面,小杰看着琳琅满目的奖品列表,有“欧皇款小龙虾盖浇饭”、“幸运款金华火腿盖浇饭”、“隐藏款盖浇饭”,还有“欧皇特别款海鲜盖浇饭”、“幸运特别版土耳其烤肉盖浇饭”、“终极隐藏款”……小杰一次都没有抽到过那些稀有款盖浇饭,只能抽到“西红柿炒鸡蛋盖浇饭”、“青椒炒肉盖浇饭”这种廉价易做的普通款。他不止一次怀疑商家和平台是否弄虚作假,不过他宁愿相信是自己手气的问题,于是他便随意地点开一个盖浇饭盲盒,同时祈祷抽中“欧皇款”之类的盖浇饭。“叮咚!恭喜您!抽中普通款西红柿炒鸡蛋盖浇饭!系统正在帮您安排配送服务,请耐心等候送达!”小杰看着盲盒结算的页面,心里很不是滋味。凭什么我就一次都中不了!他又看着页面上方不断闪烁滚动着的通知栏,里面播报着:“恭喜xx用户抽中特别款……”、“恭喜xx用户抽中欧皇款……”。凭什么别人就能开到好东西?小杰想起老师曾经所教的,人们面对过多的选择往往会变得“认知超载”,他们力求完美的精神使他们犹豫不决,面对未知的因素感到好奇,却又如此地害怕犯错和承担后果。因此他们决定不做选择,把选择交给命运,将所有需要做出选择的东西做成盲盒,以此来掩盖他们的懦弱和无助。

 

小杰突然有一瞬间希望自己能够拥有选择的机会,哪怕一次也好。可人们早已抛弃了那原始有效的做法,不愿再背负那选择所带来的沉重代价。

 

办公室里,会议正有条不紊地进行着,但是小杰妈妈包括在场的同事对正在进行的说明丝毫不感兴趣。此刻,她们被一种不可思议的力量联合起来,协调同步进行着同一种事情——祈祷。“我已经把这次的项目的任务分配好并打包成盲盒了,和以前一样,其中有一个‘欧皇款’,抽到这个的人今天就可以直接下班了,都没有异议吧?”组长看着在坐的组员们,目光一一扫过她们焦急等待的脸,慢条斯理地说。看到组员们没有回答,他露出满意的笑容。“那就还是小红先来吧,小红是咱们的后辈,作为老同志的,都应该照顾下。”组长向小红示意,接着,一个姿色风骚的小姑娘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故作含羞地向周围的人微微鞠躬,然后走着猫步来到组长身边,接过组长手里的盲盒。“其他人也来领吧,小陈啊,你们几个去领晚餐盲盒的时候可以多要一份,身体可是最重要的……”组长一边语重心长地交代着,一边大摇着阔步,朝门口走去。“谢谢组长关心!”小杰妈妈热情地回复着,和其他组员空洞的眼神交汇在一起,目送组长离开。

 

在这座盲盒城市里,一切都因盲盒而合理。夜幕降临,各栋高楼开始抽取今天的霓虹灯盲盒,各色的灯光一齐闪烁着,在黑夜这块画布上乱涂乱画。就连那些交通路口的盲盒红绿灯也要参与进来,即使一些路口因为随机的绿灯和红灯时常发生堵塞现象,人们一点也不焦急。正相反,盲盒城市里的每一个人都在享受着这一切,没有什么能够超越盲盒所带来刺激。盲盒,是生活在这座城市里的人们缓解麻木神经唯一的调剂品,因为它的存在,人们早已不需要承受任何选择的烦恼,把一切选择交给盲盒,无论结果如何都是极为合理的。

 

“欸,陈姐,你看见了吗?”坐在小杰妈妈对面的同事突然发话。

“看见什么了?”小杰妈妈没有停下手中的工作,继续敲着代码。

“那个小红啊!你没看她一出来就跟着组长走了吗?”

“那又关你什么事?”

“你不觉得组长这盲盒给的有问题吗?怎么每次都是她先下班了——”

“把东西放进盲盒里的人可是睁着眼的,你我又不是不知道,安心做你的工作吧,早做完早下班。”

“可不是吗,人家小红年轻,那组长可要拉着她‘陪开’呢!”另一旁的同事冷笑着说。

“你没看他俩坐一辆车走了?”

“就是,就是,这小红可真有种的,不就是年轻漂亮吗……”

“就这样吧,动作都麻利点,做完都早点回去。”陈姐瞪了几个好事的同志一眼,几个人哀叹几句,周围就又响起了键盘敲击的咔哒声。即使嘴上说着要抓紧完成任务,可小杰妈妈的心却久久不能平静,敲击键盘的速度不断放慢,因为她听到“陪开”这个敏感的词语,便不由地想起每天要参加应酬的老公……

 

小杰爸爸在一家盲盒生产公司工作,为了当上产品经理,几乎每天都要参加项目主管举办的应酬。这种应酬不同以往的酒局,相比于开盲盒,酒精带给人们精神上的刺激是微弱的,由此诞生了一种新兴的社交活动——聚会开盲盒。而小杰爸爸在这样的聚会上扮演一种“陪开”的角色,为开盲盒的人加油助威,倘若开出什么“欧皇款”、“隐藏款”、“特别款”之类,便少不了他一份功劳,以此博得开盲盒的人的好感。

 

“小王啊,你说我这次能开出什么吧?”一个满面油光,嘴里叼着香烟的领导人物指着桌上的一个盲盒,对一旁“陪开”的小杰爸爸问到。

“徐总啊,您这手一指,那就是指点江山,想必这次定能开出个‘欧皇款’,若不是,小的我开三个盲盒谢罪!”小杰爸爸满面微笑地恭维着。

徐总一手捏稳,一手打开盲盒,定睛一看,是“普通款”。

“小王啊,诺,你说的啊,自罚三开啊。”

“是,是,徐总,小的愚钝,没能猜中,还是徐总您眼力好,小的这就开……”

小杰爸爸连开三个,都是最低级的“安慰款”。

“哎,徐总,您看,小的就是没有您的福分,惭愧,惭愧!”

“行,我就再开一个,让你小子开开眼!”王总得意地伸手去拿。

“徐总且慢,刚刚小的手气差,弄脏了这一批盲盒,小的这就让服务员重新上一批来,以免弄脏您的玉手,这一批被小的弄脏的,就留给小的开吧。”

徐总满意地点了点头,小杰爸爸便立刻从座位上起开,到门外叫服务员去了。

 

“服务员!上一批新的盲盒!”他向一个服务员吆喝道,接着把他拉到一旁,递给他一踏钞票。

“全部要‘欧皇款’和‘特别款’,招待领导的,盒子选沉香木的,都用红绸子绑好,钱不够记到我帐上,最后一起结。”服务员点了点头,就去准备了……

 

不一会儿,新的盲盒上来了。

“徐总,请!”他毕恭毕敬地向徐总致意。

徐总随手抓起一个,不紧不慢地解开了上面的红绸子。

“小王啊,最近经理缺人,我看你小子办事能力挺不错的,要不要考虑下?”徐总瞟了一眼小王,打开了盒子。

“诶哟!是‘欧皇款’!徐总 真是独具慧眼,小的真是受宠若惊啊!”小杰爸爸暗喜,激动地双腿打颤。

“哪里哪里,只是运气,运气,那明天你就去人事那一趟吧,走个手续”徐总轻蔑地说。

“谢谢徐总!谢谢徐总!来,我敬您一开!”

小杰爸爸起身,从那批被弄脏了的盲盒中仔细挑出一个带有标记的。

“我敬徐总!徐总的对我关怀化作这盲盒,敬请一开!”说罢,便开出一个“隐藏款”。

“徐总,您看,敬您的就是不一样,这可是沾了您的福气啊!”小杰爸爸奉承着重新坐好。

“小王啊,听说你最近——还想要个孩子?”

“徐总,您这是哪里的话啊,公司的事情要紧,为了咱们公司,小的不要也罢!”小杰爸爸这才意识到自己刚刚的行为有些冒犯,顿时满头大汗。

“我听说最近那什么公司搞了个盲盒试管婴儿,用的都是大科学家的DNA,要是你小子有这个打算,不妨赏我个脸,给你挑一个?”徐总冷冷地说,弹掉了手里的烟头。

“多谢徐总厚爱!多谢徐总!家里有一个小的,公司为大,公司为大,徐总您费心了!”他双腿又开始颤抖,汗流浃背,低头看着掉在地上的烟头,不敢再说什么。

“那今天就到这里吧。”徐总已经起身,小杰爸爸立刻去衣架取来外套,毕恭毕敬地呈给徐总。

“徐总您慢走,小的在这里结账,恕小的失陪了,徐总慢走,慢走……”

“明天人事部那里没人,你改天再去吧。”徐总说完,摔门走了,只留下小杰爸爸,他头晕目眩地瘫坐在地上……

 

等到小杰妈妈回到家里,小杰早已吃完晚饭睡觉了,她也洗漱完毕回到房间,等待丈夫回来,奈何一天的工作太累,她实在是等不下去了。于是她打开了一个睡前闹钟盲盒。“叮咚!恭喜您开到了‘普通款’盲盒闹钟,定时完毕,祝您好梦!晚安!”

 

2021.9.8

评论

  1. yoyo
    2 年前
    2022-10-01 17:30:29

    七月流火。。
    好吧,你成功钓到一条鱼。

发送评论 编辑评论


				
|´・ω・)ノ
ヾ(≧∇≦*)ゝ
(☆ω☆)
(╯‵□′)╯︵┴─┴
 ̄﹃ ̄
(/ω\)
∠( ᐛ 」∠)_
(๑•̀ㅁ•́ฅ)
→_→
୧(๑•̀⌄•́๑)૭
٩(ˊᗜˋ*)و
(ノ°ο°)ノ
(´இ皿இ`)
⌇●﹏●⌇
(ฅ´ω`ฅ)
(╯°A°)╯︵○○○
φ( ̄∇ ̄o)
ヾ(´・ ・`。)ノ"
( ง ᵒ̌皿ᵒ̌)ง⁼³₌₃
(ó﹏ò。)
Σ(っ °Д °;)っ
( ,,´・ω・)ノ"(´っω・`。)
╮(╯▽╰)╭
o(*////▽////*)q
>﹏<
( ๑´•ω•) "(ㆆᴗㆆ)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Source: github.com/k4yt3x/flowerhd
颜文字
Emoji
小恐龙
花!
上一篇
下一篇